首 页 医院概况 新闻中心 院务公开 专科介绍 名医荟萃 导医服务 科研教学 护理园地 省立论坛 青年文明号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关于生与死的随想———宁养院义工服务心得
[发布时间] 2013/7/29    [浏览次数]
    死亡隶属于生命,正与生一样。举足是走路,正如落足也是走路。———泰戈尔
    宁养院两周的义工服务工作即将结束,在这两周期间又寄出了好几张哀伤卡,我知道在我们的身边又有几个生命永远停止了舞步。当起伏的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生命归于宁静,曲折的人生画上了句号。当家属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们昨天患者走了,走得很安详时,我们感到很安慰。作为宁养医护人员我们以能帮助癌痛的患者平静地送到另一个港湾而感到工作的价值,感到自己生命的意义,可以说这也是一种生命的摆渡吧。作为生者在面对了一次患者的死亡的时候,总会不自主的思索生与死的辩证,思索自己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思索我在有生之年该做些什么,怎样去善待身边的人,怎样让忙碌的一生不留下太多的遗憾。
    是的,死亡是人们不愿面对而又必须面对的问题,它不仅意味着呼吸与心跳的停止,瞳孔的散大和皮温的消失,它更意味着一种社会关系的终结,意味着分离,意味着悲伤,意味着永别,总让人叹息。然而,死亡却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人生无常。如何面对死亡,看待生死,是永恒而严肃的哲学话题。佛教认为,无常是世界的本来状态,是宇宙的规律,或许看透了这一点,不管是面对生死,还是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与成功,起落沉浮,都会有一颗平常心。在《与神回家》这本书中,神告诉我们死后的世界和生者的世界没有什么两样,如同回家一样,会感到温暖而自在。借用徐志摩的一句诗“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悄悄的我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生命应逝于悄然,死亡如同一次不知归期的远足。
    然而在当下我们还很难做到让每个生命在逝去时都那么安详,那么宁静,其实有许多生命都是在痛苦的折磨中离去的,能在我们的帮助下远离痛苦的还是很少的一部分,因为我们的社会还没有认识到临终关怀的重要性,还没有对如何让患者有尊严的离去进行深入的探讨。对于生者,我想当我们面对别人的痛苦和死亡时我们不能麻木不仁,不能只用冰冷的医疗器械来让患者千疮百孔的生命苟延残喘,我们应该做更多的事来缓解患者临终前的病痛和心灵的孤寂。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孤岛,我们的心灵需要互相陪伴和珍惜的温暖。约翰·堂恩的一首著名的诗中曾这样写道:“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洋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所以不必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我而鸣。”所以作为医务人员的我们,我们应该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不管他是你的病人,还是你的亲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在我的工作中时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那就是:当患者逝去的时候,许多患者的子女都会责怪自己平常陪父母的时间不够,怪自己对父母关心不够。总是想着有空了再回老家看看父母,等有空了再让爸妈去做个体检,等有空了再带爸妈去旅游,可是什么才是真正的有空呢,总是以为时间会很长,可是很多时候一拖,转眼之间已经物是人非。所以我想我们下班回家的时候,不要老是对着电脑,对着iphone忙个不停,应该多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唠唠嗑,珍惜在一起的每一秒。也许只有这样当亲人离去的时候才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  (神经内科  詹自雄)
打印】【关闭   
Copyright 2006(C)福建省立医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东街134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57768
所有与福建省立医院有关的资料,必须与福建省立医院签定书面协议方能下载,
否则不得在网上和其他刊物上转载,福建省立医院有追究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