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省立新闻 > 新闻动态

【省立人物】第二届全国名中医吕绍光:在综合性医院走出一条“中医路”

发布时间:2022-07-22 17:24  点击数:

20日下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召开第四届国医大师和第二届全国名中医表彰大会,我院中医科吕绍光主任医师荣获“全国名中医”称号。

“既来之,则安之。保持心情舒畅也是一种治病良药,越乐观,越积极面对,疾病也能越快康复。”说话的是一位面色朗润,态度谦和的古稀老人——福建省立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吕绍光。

即使从早看到晚,吕绍光对患者都是尽心尽责,他会想尽办法为经济困难的患者节约诊疗费用……正因如此,“好医生”“好医德”“好医术”这三个词高频出现在患者对吕绍光的评价中。

为了让综合性医院的中医科走出自己的“中医路”,传承好、保护好、发展好国之瑰宝,这位在中医药临床、教学、科研上辛勤劳作50多年的老人,仍以饱满的热情、严谨的学风坚守在中医药传承的一线。


学医“多”“精”

夯实半个世纪从医路

1964年,吕绍光考入福建中医学院。在老一辈中医教师的引领下,步入了中医殿堂。毕业后,吕绍光进入省级卫生部门,跟随当时的中医学院院长俞长荣教授看诊。
俞老对病历的书写要求很严格,除了写好处方,他叮嘱吕绍光还要写明病人主诉、病史、辨证、治则。写完待俞老复审、批改后,吕绍光再重新抄方交给病人。
俞老对吕绍光说,规范细致的病历书写能给后续治疗提供参考,以便复诊时及时调整用药。所以直至今日,吕绍光还保持着手写处方笺的习惯,一边口头叮嘱患者,一边用钢笔在处方左侧写上服药次数、服药方式等细节,这让他的处方多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个人标签。

有了这八年跟师学习的经历,吕绍光打下了扎实的中医临床基础,养成中医规范治疗的习惯。之后,他又跟随福州市人民医院名老中医郑荪谋教授学习一年。郑老看病不善言语,辨证却很准确,用药思路也很清晰。

曾有一位慢性肾炎患者有血尿和蛋白尿,郑老的处方中除了肾病治疗药物外,还加上了紫苏叶、蝉衣两味治感冒的药。吕绍光对此十分疑惑,郑老解释,慢性肾炎患者一旦感冒,病情就会加重,所以治疗时可先用药预防。

郑老预判疾病发展,防患于未然的治病思路,为吕绍光日后的诊疗提供了指导,他在用药同时,也时常兼顾疾病的发展。


1989年,吕绍光进入省立医院中医科工作,首届全国老中医药专家林朗晖主任成为了他的老师。“他常说,从医要胆大、心细、行方、智圆。意思是当医生胆子要大,但问诊要细致,行事要方正不苟,但不可拘泥固执,要灵活周全。”这句话成为吕绍光一生行医的准则。

在随后的多年时间里,吕绍光还跟随省立医院名医林浩然主任学习妇科,跟随名医叶孝礼主任学习儿科,这些经历为吕绍光积累了丰富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的临床经验。


重全科,且独辟专长

在以西医为主的综合性医院里,中医科往往相对弱势。但在吕绍光的诊室外,长年排队的场景既是他看诊时春风化雨的最好佐证,也是患者对他医术的肯定。

综合性医院的中医科没有专科细分,因此每个医生面对的病人群体大,病种也复杂。除了要涉猎各种疾病,还得有专长。妇科、内分泌疾病便是吕绍光主攻的方向。

在妇科病治疗上,吕绍光在林浩然主任指导下创新性地提出“中医药人工周期序贯疗法”,帮助调经助孕的方法。这种治疗方法是在女性4个不同生理时期,针对每个时期制定相对统一的药方,让调经更加规范治疗,然后根据个体差异,再对药方加减。

这种治疗方法虽然疗效好,但患者要按4个周期服用4种不同的药方,容易吃乱。

于是吕绍光又创立了“简化中医药人工周期序贯疗法”,将调整月经周期的处方简化为两张处方,用药各不超过10种,在帮助女性调经助孕方面取得了显著的疗效。


在中医诊疗方式选择上,吕绍光不拘古法,紧跟科技步伐,借助B超、影像学检查、病理检查等现代医学手段,延伸中医的望闻问切。

在没接触西医前,吕绍光单凭患者身体胖瘦来辨证治疗多囊卵巢。跟随林浩然主任学习一段时间后,吕绍光发现西医对于多囊卵巢症的鉴别,可以清晰地分为激素分泌紊乱型与代谢紊乱型。其中代谢紊乱型可按中医脾肾阳虚辨证,而激素分泌紊乱型按中医肝肾阴虚型辨证。诊病过程运用了现代医学的检查手段后,为中医辨证提供了很好的指导,开方用药也更加精准了。
吕绍光认为:“相比于和患者们解释各种中医术语,借助这些现代医学的检查数据,给患者们讲解病情也更容易。看到自己用药后的变化,患者对医生的依从性也会更高。”


大医精传,做青年医师领路人

每当旭日临窗,中医科的晨会上,“中医学集体备课”——老中青三代的教学讨论就开始了。
 熟悉吕绍光的学生都知道,老师不会操作电脑,他习惯在口袋中揣一张A4纸和一支钢笔,遇到好的病案或脑海闪现的点滴诊疗思路,就随手写在纸上,在晨会上与大家分享。
吕绍光还在年轻同事的指导下,掌握了手机拍照功能,以便拍下门诊中的典型的病例和处方,通过微信分享给学生。

在吕绍光的心里,中医传承现在虽以院校教育为主,但中医师承的环节仍不可或缺。中医的传承需要长期的临床跟诊和积累,才能对老师的临床治疗方案有更深入的了解。

他最爱用的参苓白术散就是老师俞长荣教授临床常用的一个方,相比于功效相似的四君子汤,它性质更为平和。还有羊肚枣治疗胃部不适,也是恩师林朗晖主任常用的药。这些经验可能自己摸索需要花费几十年的时间,可有了名师的指导,就能省去很多走弯路的时间,这就是中医师带徒的意义所在。

吕绍光说,“作为受益者,我也愈发感受到要把老祖宗留下的中医瑰宝保护好、传承好、发展好,让更多年轻医生受用。”

2004年,吕绍光被评为第三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开始师带徒的传承工作。2011年,他组建了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选定并资助的“全国名老中医吕绍光主任工作室”,培养学科团队,并悉心指导培养多名博士、硕士研究生。

吕绍光把老师们传授给他的那套经验毫无保留地“复刻”给了学生。如今,团队成员中的郑星宇、郑姜钦、李红、蓝健姿等人都成为了科室里的骨干,并在各自领域有了不同的发展。李红主任医师还系统总结了吕绍光从医数十年来的诊疗经验,编撰成《吕绍光临证经验撷萃》一书。

如今虽已近古稀之年,吕绍光依然保持着一周五天的出诊量。坐在案前看诊,身旁几个抄方的年轻医生,就如同当年的他。听着吕绍光和缓而抑扬顿挫的讲解,学生们频频颔首,若有所思。

很多人问吕绍光,这么大年纪怎么不歇一歇,吕绍光听后不禁一笑:“为病人解除病痛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这是责任,也是快乐。”

省立新闻

信息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