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看省立
您的位置: 首页 > 省立新闻 > 媒体看省立

一生最疼的爱

发布时间:2014-07-05 08:00  点击数:

N海都记者 黄启鹏 马海涛/图 章微/文

朵朵,待你长大,能识字读图,希望你能记住你妈妈生你时的痛。

2014年5月9日,中午11点,省立医院的分娩室。

我们进入分娩室的时候,你的妈妈陈琳已经痛了整整9个小时,皱成一团的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头发凌乱,却因为疼痛,抽不出手去理一下。每次阵痛来临,你妈妈都不自觉地抓紧把手,原本就浮肿的手,因为太用劲而青筋暴突。

有人形容分娩时的疼痛,相当于20根骨头同时折断。你妈妈说,这种疼痛如刀割,如火燎,痛不欲生又难以言表。几次她都有点想放弃顺产,但她知道顺产对你好,挨着忍着撑着,等待你的降临。是这种期盼战胜疼痛,战胜了对疼痛的恐惧。

继续疼痛2个多小时后,在医生护士的帮助下,你顺利娩出。这时,你妈妈才感觉骤然一松,她整个人立即软瘫下去。11个半小时的产程让她既疲惫又虚弱。但这时,她又莫名地兴奋,她在等待,等待你的啼哭。

短暂寂静后,你的哭声响起。你妈妈使出浑身力气,使劲抬起头,想要第一时间看见你。因为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眼,她只能瞄见你小小的脑袋、浓密的胎毛。

护士在给你清洗、称重、量身高。你6.6斤,50厘米,是个白净标致的小美女。你妈妈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瘫在产床上看着你。浓烈的幸福感淹没了她。她在等待,等待和你亲吻。

护士把你抱给她。你妈妈把嘴撅得老高,狠狠地亲了你一口,说:“朵朵,我是妈妈。”她早已预感你是个女孩,“朵朵”是她和你爸爸早就商量好的名字。她笑眯眯地看着你,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你和她,温暖对视。

也许新生命的来临是用疼痛来纪念的,否则,不足以刻骨铭心,不足以感天动地。朵朵,将来你也要为人妻,为人母,迎接你的新生命。将来,你妈妈会告诉你,分娩会是女人一生中最痛的痛,不过这痛会是女人记忆里幸福的痛。正如你的外婆告诉她,只有经历这种疼痛,才更能体会“母亲”二字的使命感和幸福感。

谨以本文及图致敬全天下母亲。

(注:母亲陈琳,25岁;父亲黄汶星,27岁,均是独生子女,朵朵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此文转载于海峡都市报。5月9日当天,海峡都市报记者全程记录了朵朵诞生的过程,也感受了我院医护人员辛勤工作的一天。)

13:07,每隔两分钟的疼痛,让陈林疼得乱踢,护士帮忙压住陈林双脚

13:36,孩子终于出来,妈妈第一时间看到孩子

省立新闻

信息查询